鹿北.

Just For PINKRAY🍓

捕🌙🐑🌙only.
ALL岳爱好者.

“这个不公平的、糟糕的世界,咱们走着瞧.”

【洋岳】结局

*一个洋岳两人双双越界最终还是选择只做朋友的速写短打.

*有点儿意识流的瞎写(并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


***

岳明辉始终都觉得他和李振洋应该有点儿什么。


或者说是肯定有过什么。


但没人去捅破那层窗户纸,两人自始至终演着所谓兄友弟恭亲密友人的戏码。


也说不清是谁先越的界,岳明辉只知道当他意识到了什么的时候,他们两个都已经越界太多了。


不行,过了。

太过了。



***

三个人里面最先和岳明辉混熟的就是李振洋。


用岳明辉的话说就是


“我从来没见过和我性格契合度这么高的人。”


他和李振洋一起疯,一起闹。

一起挤在一张小床上彻夜长谈。

一起谈音乐,谈理想。


在濒临崩溃想要放弃的时候相互安慰自嘲。


也只有在李振洋面前,他可以不用那么努力的去扮演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的,承担一切的哥哥的角色。


岳明辉知道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李振洋。

李振洋也知道没有人会比他更了解岳明辉。


就像李振洋在岳明辉生日的时候对他说的那样。


“感谢一路相互陪伴,相互扶持然后走到今天。”




岳明辉之前听到过一首歌,他在看到歌词那一瞬间眼泪就下来了。


“没繁花红毯的少年时代里,若不是他我怎么走过籍籍无名。”


是啊,若不是他,我怎能走过籍籍无名啊。



***

有一次他们两个捧着吉他满屋晃悠,李振洋开玩笑地说道,“哎老岳,咱俩要是在上世纪那时候,我就叫李卫东,你就叫岳建国,咱俩就是那个时代无数为摇滚狂热的人中的两个追梦boy,天天抱个吉他‘哇啦哇啦”喊的那种。”


岳明辉看着李振洋含笑的双眼,愣了愣,然后笑着说,“是啊,两个追梦boy。”



***

岳明辉有时候躺在床上,就会不自觉的想到李振洋说的“李卫东”和“岳建国”。


他开始勾勒这两个年轻人的形象,在脑海中肆意构思着他们的追梦之旅,感同身受着他们对音乐的那份热忱。


他看着岳建国和李卫东从相知,到相识,到相熟。


再到相爱。


他笑着为这个故事幻想了一个完美结局。


在最后的最后,岳建国和李卫东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什么嘛,简直像幼儿童话一样。

岳明辉默默的在心底里吐槽了自己一下。


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

故事的结局,岳建国是李卫东的了。


可岳明辉却永远不可能是李振洋的。




“过了,太过啦。”


这句话在死寂的房间里格外清晰。

自嘲一般。



***

不如就在你身边做一辈子的soulmate亲密友人也不错。










【卜岳/ALL岳】占有欲

*满脑子“AYSZD”的激情产物
  谁不想拥有可爱的辉辉兔呢?
*当做给哥哥的第二篇生贺吧
  第一篇是洋岳→洋岳现实向甜饼
*祝食用愉快❤

被老福特屏蔽了超多次要疯啦
真的什么也没有为什么要屏蔽啊(超气

走石墨吧
https://shimo.im/docs/Y4lQhc3dCvcE7aQL 点击链接查看「【卜岳/ALL岳】占有欲」,或复制链接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洋岳】我相信先一见钟情再日久生情

*现实向小甜饼 一发完

*快两年没写过同人了瞎写一下复个健👌

*哥哥生日之前应该都碰不到手机了就当做是给哥哥的生贺吧❤

情话太多,说出口的却只有
“我爱你,愿你前程似锦,光芒万丈。”

***

“成名以后对你们最大的困扰是什么?”

李振洋听到这个问题之后愣了一下。

成名以后的他们有了更多的粉丝,更大的舞台。

他们有了许多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李振洋觉得他还是更怀念还没有成名的时候。

或者说,更早一点。

只有他和岳明辉的时候。

***

李振洋刚来到坤音的时候是个初夏。

北京的初夏永远都是那么闷热,伴随着响彻整条街道的聒噪的蝉鸣,李振洋觉得可能还没等走到公司,他就会先死在这条路上。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一栋大楼,有打开手机确认了一下地址,边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还没到门口的时候,李振洋就看见大门口的树荫里站着个人,等他走近了那人笑着冲他挥了挥手,两只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有星星点点的阳光从树叶的罅隙间倾泻下来洒在那人毛茸茸的发丝上,两颗小虎牙在阳光下明晃晃的。

直直地晃进了李振样的心里。

“你就是秦姐说的那个新来的练习生吧,我是在你之前来的练习生,我叫岳明辉,秦姐怕你找不着地儿让我下来接一下你,顺便认识一下。”岳明辉一开口便是好听的京腔儿,眼睛亮亮的,笑着看着李振洋。

岳明辉的眼睛不算那种特别大的,但李振洋总觉得他眼睛里有光,说话的时候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露在外面,像只软软的小奶猫,睫毛呼扇呼扇的像小猫的爪子一样轻轻的挠着李振洋的心。

李振洋愣了一下,各种言情小说狗血电视剧的情节一齐涌入脑海。

完了。

我这怕不就是一见钟情了吧。

***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两个人熟络了以后,李振洋开始觉得自己那天的什么一见钟情可能是自己被热疯了才会有的想法。

什么世界前一百大学回来的硕士生,还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一天天的又爱耍赖又不讲理,那有个哥哥样儿。

李振洋看着被岳明辉造的不像样的屋子,顿时就有一种想今天晚上就把岳明辉从床上踹下去的冲动。

那时公司里还只有他们两个练习生,住在后来被他们戏称为“贫民窟”的京旺家园,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岳明辉又是个睡觉不老实的主儿,天天不是把被子枕头踹到地上,就是没事儿大半夜给李振洋一脚。

那时候李振洋刚帮着岳明辉成功减肥,减肥的那段时间里,岳明辉天天一回来就往床上一瘫,抱着被子冲李振洋喊:“洋洋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是来帮你哥哥减肥的,你就是要弄死你哥哥啊!”

岳明辉说这话的时候露着小虎牙,看起来还挺凶,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李振洋发现岳明辉根本就是个爱炸毛的兔子,其实脾气好的不行,尤其是这话一经岳明辉口说出,在李振洋听来竟有一些撒娇的意味。

刚减完肥的岳明辉没法儿穿自己的衣服,一天天就围着李振洋的衣柜转悠,穿着李振洋的衣服满公司晃,明明李振洋穿着正好的衣服,到了岳明辉身上倒有了oversize的感觉,宽大的衣服更加显得岳明辉整个人小小的一只。

其实那段时间的训练真的非常累,也无需太多额外的减肥,岳明辉那段时间里就瘦的很快。

但他从没想过放弃,也从没后悔过。

连一句抱怨也没有过。

有时晚上他们两个躺在床上,岳明辉也会问李振洋:“洋洋,你说咱们这条练习生的道路要是没有尽头怎么办啊。”

可还没等李振洋开口,岳明辉就又笑了。

“不过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不会后悔啊。”

月光从窗外洒进来,李振洋就那么看着岳明辉那张好看的脸,他想从岳明辉的眼睛里读出些什么。

他想真正读懂这个人。

从那时他就知道,他会把这个人永远放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哎洋洋!”

李振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笑得开心的岳明辉,看着他宽大的衣服里若隐若现的纤细的腰线,看着这只单薄的,小小的兔子,他突然有了一种想抱抱他的冲动。

想吻他的嘴,他的锁骨,想抚摸他的腰身。

想抱抱他。

看似软软的小兔子其实非常坚强。

可李振洋觉得他怎么这么心疼这只小兔子。

***

后来卜凡和灵超来到了公司。

这两个弟弟一来公司就比原来热闹了很多,而成为队长的岳明辉,自然担起了妈妈的职责,巨蟹座本性爆发,天天对灵超宝宝长宝宝短的,“宝宝把那个给妈妈拿一下”“宝宝,你要吃这个吗”,整个儿一母性泛滥。

卜凡因为压腿被疼哭的时候岳明辉赶紧跑过去安慰,完全不管旁边也疼的一瘸一拐的李振洋。

李振洋委屈地眼泪都快下来了,心想,老岳你这个人也太双标了,好歹我也是个弟弟呀,你当初对我还没现在对这俩小孩儿一半好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振洋傲娇的小脾气上来了,转过身背对着岳明辉不搭理他。

岳明辉看出了李振洋的不对劲,轻轻的戳了戳李振洋。

“怎么了洋洋?谁惹你不高兴了?”

李振洋被他这么一说更委屈了,心想还不是被你这个老岳害的,但李振洋毕竟是个傲娇的猫系boy,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委屈给憋了回去,来了句“没事儿”。

又过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转过身来,义正言辞地对岳明辉说:“哎老岳,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双标呢?当初我刚来的时候你天天就知道怼我欺负我,你瞅瞅你现在对他俩你怎么就那么好呢!”

岳明辉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敢情儿就这事儿啊,人家俩弟弟刚来,都还小,我这当哥哥的不得帮着点儿吗,再说了你个23的人了,就让着点儿呗。”

李振洋看着岳明辉,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伸出手去揉了揉岳明辉的头发。

“哎洋洋你别——”

李振洋凑了过去吻了吻岳明辉的额头。

可是我不想让,一点儿也不想让。

你的一点一滴的温柔我都想让它只属于我。

“晚安,老岳。”

晚安,我爱你。

***

在大厂的时候李振洋和岳明辉在一起呆着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多少。

况且这两个人一个人管一个弟弟,平时也都各自分别训练练习,又不在一个寝室里,每天也就吃饭和晚上串寝的时候能待在一起。

刚到大厂之后挺长一段时间里李振洋都没睡好过觉。

身边突然少了一个岳明辉,李振洋怎么都睡不安稳。

后来两个人终于在一个小组了,可谁都没想到最后岳明辉会因为腰伤被投出去。

“洋哥你别拦着我,我就是要去看看到底是谁把岳岳妈妈投出去的!”灵超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难过的不行。

李振洋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沉默,无尽的沉默。

他们两个离开大厂的那天岳明辉一直是笑着的,边笑还边忙着安慰边儿上那帮哭的不像样儿的小孩儿。

“我和你洋哥就先走啦,你们在里边儿继续努力呀,都照顾好自己,哎对了凡子你多看着点儿小弟,别让他吃起糖来就没完,到时候牙都吃坏了。”

“加油啊你们两个。”

“记着,咱坤音男孩儿永不认输。”

岳明辉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笑的贼开心。

但李振洋能看出他眼底的不舍与难过,他只是不想让弟弟们担心。

李振洋特别想说,老岳,我是不是终于能够读懂你了?

可他难受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

到家之后岳明辉就把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

“好久没回来啦。”岳明辉躺在床上笑着说道。

“哎对了刚才于帅说秦姐问咱俩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洋洋你想去哪儿玩儿啊?

李振洋只是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

岳明辉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李振洋。

“没事啊洋洋,你真的已经做的够好了,一场比赛真的代表不了什么,你就是最好的你,咱不——”

“老岳,你要是难受想哭你就哭,真的。”李振洋开口打断了岳明辉。

岳明辉愣在原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振洋会这么说。

“啊?不是我没——”

“哥,我能看得出来。”

屋子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两个人沉默的对视着。

岳明辉把头埋进了被子里,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

“没事儿洋洋,真的,我真的没事儿,你哥哥我没那么脆弱,其实我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只不过还是比别人差就是了。”

“难过是肯定的,遗憾也当然会有,但我之前也说过,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那我就没想过放弃。”

“既然都已经这样儿了,那以一种新的态度重新开始又何尝不是最好的选择。”

岳明辉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听起来有点儿瓮声瓮气的,但李振洋知道岳明辉没有哭,这只小兔子永远都只把自己最坚强的一面展现出来。

“老岳。”

“嗯?”

“你过来一下。”

岳明辉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李振洋面前。

李振洋站了起来,伸出手紧紧抱住了岳明辉。

“洋——”

“嘘,你先别说话。”

“我喜欢你呀,老岳,这是我喜欢你的第二年啦。”李振洋把头埋进岳明辉的颈窝处轻声说道。

“我希望我面前的你是一个完全真实的岳明辉。”

“在我面前你可以卸下你的那些故作坚强,真的。”

“你的好,你的坏,你的温柔,你的可爱,你的小脾气,你的一切的一切,我希望在我面前你都能够真实的展现出来。”

其实话一出口李振洋就后悔了,他害怕岳明辉会因此讨厌他。

起码原来他还能和岳明辉搂搂抱抱撒个娇什么的,现在好了,估计岳明辉以后都得躲着他。

正当李振洋胡思乱想委屈巴巴的时候,岳明辉伸出手勾住了李振洋的脖子。

李振洋惊讶的看着岳明辉。

“嘘。”岳明辉露着两颗小虎牙笑着看着他,眼眶红红的,像是真正的小兔子。

岳明辉轻轻踮起脚,吻上了李振洋的嘴。

“谢谢你,洋洋。”

“我爱你。”

***

后来他们两个一起去了泰国玩了几天。

没有了镜头镁光灯和无数目光的凝视,他们觉得好像又回到了最初最真实的那个自己。

他们在泰国的夜市手牵手去买夜宵。

他们在曼谷无人的街头拥吻。

他们在酒店的床上相拥而眠。

李振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岳明辉的。

可能是那天树荫下的一见钟情。

也可能是后来于点点滴滴中的日久生情。

他知道他和岳明辉不一样,他有时会后悔自己做出的一些选择。

可走上这条练习生的道路,遇到岳明辉,喜欢上岳明辉,这两年来的一切,他从未后悔过。

***

李振洋回过神来,想起来还在采访录制当中,赶紧调整好状态坐好。

“哎洋哥你刚才想什么呢?我看你一直在那儿笑,主持人刚才差点儿cue到你。”灵超悄悄的凑过来问道。

“没事儿,就是突然想起来点儿关于老岳的。”

李振洋看了看那边笑的正开心的岳明辉,突然想到了之前采访时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我啊,相信一见钟情,再日久生情。

Fin.

愿你们都能去到有彼此的前程似锦。

瓷器

这才是我心里的洋岳啊😭😭

白杨礼赞:

18/06/07


“模糊地迷恋你一场,就当风雨下潮涨。”


岳明辉一直都拿木子洋当做朋友,最亲密的那类,用北京人的话来说,就是瓷器、铁瓷。


他刚从遥远的大英回国时,瞒着家里人来到望京,缩在那个小小的出租楼里开始练习生生涯。在那些最初的岁月里,他的身边只有那个还是李振洋的木子洋。


岳明辉是一个很难对人轻易敞开心扉的人,他接受一个人要经历很长的岁月,李振洋却只花费了一周不到的时间。


放弃了所有的海归研究生,面对着放弃了大好前景的年轻模特,其实很能感同身受。他记着第一次见到李振洋的时候,看到他那张轮廓硬朗的脸上没有表情,即便是施舍出个笑脸,眼里也仍旧无波无澜,甚至岳明辉看到了,压在那深处的反叛与厌世。


李振洋无疑是冷漠的,他对这个世界缺乏信任感。他却又足够温柔,大概是因为收到温暖太少的人总知道怎么给出温暖。


于是身为一个悲观主义者的岳明辉,看到了李振洋身上一点与他相似的影子。那是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所以他开始有意识的对他更好一点。


李振洋总是一个容易知足的人,他对岳明辉给予的温柔与顾及是怯懦又感激地收下。所以他珍惜这份惺惺相惜,珍惜这份可以不设防的谈天说地,聊过去聊以后的情谊。


公司从未停止过招人计划,后来又陆陆续续到过几个练习生,中途有人觉得撑不住而离开,岳明辉只觉得可惜不能再同行。


他总会怅然若失一阵子,而后回头,发现李振洋还站在他身后的瞬间,就觉得莫名的心安。


最后剩下的人除了他们俩,还有那个少小离家的李英超,和大个子小孩卜凡。


李英超对大模李振洋总是带有一份崇拜,十来岁的小孩见识不大,觉得世界各地走秀的哥哥又酷又厉害。小朋友对李振洋,怯生生的试探着,他去看他的眼睛,却发现读不懂那里藏着什么样的情绪,只知道这双眼睛笑起来很好看,温柔的要溢出水。


卜凡进公司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岳明辉,他友好的冲他露出笑脸,让初来乍到的卜凡心里少了几分忐忑,哪怕这个笑脸是他日后最讨厌的表情。


从那之后,李振洋身边总是跟着个叫李英超的小尾巴,岳明辉身边总是站着个大个子,缠着他讲在外国经历的趣事。


偶尔李振洋哄完小弟,视线触及笑作一团的岳明辉和卜凡,心里总是没由来的失落。


他最害怕背道而驰,却好像不可避免的渐行渐远。


搬新家是让李振洋开心的一件事,他和岳明辉俩人抽到了只有一张床的小卧室。他当时以洁癖为由叠起一条三八线,心里害怕的却是自己会越界。


李振洋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甚至开始不明白内心对于岳明辉怀揣的到底是何种感情。那种强烈的占有欲望,让他慌乱。


他们在夜里偶尔也会谈心,而大多时候只是因为太累而倒头就睡。


岳明辉面对人事转变有点惘然,他与李振洋的距离从原先的亲密变为适中,他虽然参不透缘由,却清楚的明白李振洋仍旧是唯一一个能让他感觉到心安的存在。


所以后来在参加比赛的时候,在每一次需要上台表演之前,李振洋总会来跟他瞎侃两句,拍拍他的肩膀。只有他能察觉岳明辉的紧张与不安,也只有他能帮助他消散这种情绪。


他俩是一起离开大厂的,李振洋很多情绪大多时候不外露,他会在何东东独自抑郁的时候播放一首《大叔也不错》,也会在夜深自己点播一首《有心人》,这是除了他自己,只有岳明辉知道的事。


岳明辉离厂时情绪整理的很好,就像之前那次。他自以为隐瞒的毫无破绽,结果让卜凡一句话给露了馅,当时身边的李振洋还惊讶万分,问他你哭过了啊,岳明辉笑而不答,李振洋突然恐惧的感觉到,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他们坐上回程的车,李振洋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岳明辉隐藏在笑脸下的失落,他便从未停止耍宝,他想逗他开心,他想他真的开心。


好在公司安排了泰国之旅,让他们放松心情,调整状态。李振洋在岳明辉面前总是展现出更多的孩子心性,他在酒店大房里乱窜,跟岳明辉打一些无聊幼稚的赌,他恍惚觉得回到了最开始,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日子。


李振洋当晚非要蹭来跟岳明辉睡一张床,说是睡习惯了,分开睡他睡不好。岳明辉还笑他,却仍是乖顺的让出半张床来,嘴里念叨着这可没有三八线。


李振洋没所谓的躺下,他们晚上喝了点酒,细闻还能闻到一点淡淡的酒香。


半晌无话,李振洋扭头去看岳明辉,借着淡淡的,曼谷的月光。岳明辉睫毛很长,睡颜安稳。鬼使神差,他伸手悄悄探过去,轻柔地,抚过岳明辉的脸侧,他突然觉得委屈又想念。


李振洋没料到的是,岳明辉睁开了眼,其实他也睡不着,为了离厂而失落,也为了李振洋的若即若离而烦心。他轻轻喊了李振洋一声,这一声,是李振洋溺水时触到的那块浮木。


他听见了那根绷紧的弦断掉的声音,积攒许久的怨念翻涌上来,他偏激的凑近岳明辉,他近乎凶狠的吻过岳明辉的眉心,眼角,再到耳侧,最终停在唇边。他听见岳明辉颤抖的声线,他说,


“洋洋,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只是觉得,站在你身边的人,应该是我。”


他只是,有一点不甘心。


李振洋的声音压的很沉,他尽量不让岳明辉听出来哭腔。岳明辉微不可闻的点头,念念叨叨着那句话。


“是啊,在你身边的人,应该是我。”


我们怎么变成这样了。


曼谷仍在安睡,风声都清浅。岳明辉突然想起来李振洋总听的那首歌里的一句歌词。


“是无力,但有心,暗来、明往。谁说,这算是情愫。”


岳明辉恍然发觉,李振洋才是他的浪潮,是他的万劫不复。他的模糊情愫晦涩到自己都不曾知晓,才拿兄弟之名搪塞。那条心里的三八线,他们早已悄悄逾越,又各自故作洒脱,各自品味伤痛。


岳明辉阖了眼,他想他今天也一定是疯了,他探头吻上李振洋的唇,一滴灼烫划过他面颊。


他知道,那是李振洋的眼泪。


-end


先前盲狙的天津卷,不好吃,凑合看。
感谢阅读。

池毓:

个人本《许我爱你》一宣——

☆版权申明:

©此同人本为基于原作《Axis Power HETALIA》的二次创作,原作版权归日丸屋秀和先生所有。

©此同人本中引用的书目、歌曲等资源皆归原作者所有。

©此同人本中的所有作品版权归参与制作者所有,未经允许禁止引用、二次上传、翻印等。

☆本子信息:

★刊名:正文:/特典:

★规格:A5(148x216mm)

★字数:正文9w↑↓/特典3w↑↓

★页数:正文120page↑↓/特典40page↑↓

★定价:45r正文一本/30r特典一套

★特典:小册子x1/钥匙扣x2(黑桃米英)

★CP向:米英

★文章:正文10篇/GUEST 3篇/特典5篇

★插图:9张(黑白)

★同人本类型:个人本/短篇合集

★性向:BL

★年龄限制:R17

★一宣日期:1.31

★二宣日期:2.12

★预售日期:2.12(20:00)——3.12(20:00)

★印刷:镜花阁

☆收录文章:

—正文—

★池毓:

<光年以外>

<理所当然>

<峥嵘>

★黎哀:<飞鸟挽歌>

★吟北:<五十次一天>

★黎琼琚:<暂定>

—特典—

★池毓:<Drama>

★AOI:<伦敦大雨>

★诗织:<猫影帝>

★葵夜:<Always>

★施板:<暂定>

☆Staff List:

主笔:池毓

封面/特典设计:合销

钥匙扣画手:南泽 @Fairy.

G文:黎哀 @拖更流氓-黎哀 /吟北 @吟北-RDJ /黎琼琚 @黎琼琚_Black Bird

G图:冰蓝 @冰蓝凝固

插图:渡渔 @渡渔默寻 /南泽/垂年 @垂年_甜食主义者。 /吾糖 @吾糖咖啡 /阿枫 @阿枫 /鄂季 @鄂季 /梓息 @稚西 /买买 @孟买买

特典:池毓/AOI @American Arthur /诗织 @诗织@葵夜太太我爱你! /葵夜 @葵夜@诗织太太我爱你! /施板 @莉兹

校对:黎哀/RY羽

排版:归若

宣图:sonder

代理主催:黎琼琚

象征性弄个圣诞贺图x
祝各位圣诞快乐♡
我还是滚去写文吧orz

最近的一点摸鱼.画风变化好像挺大的orz
存活证明_(:з」∠)_

黑与白

旷野、草原、与星空,
诗人、疯子、与哲学家。

荒唐的世界,
以及可笑的我们。
只剩下一片黑与白。
支离破碎。

我是诗人,
是哲学家,
也是疯子。
所谓的,“理智尚存的疯子”。

我走在,
我走在喧嚣之中灯红酒绿的街头,
嗅着俗世间随车马而来的尘土的味道。

我走在,
我只能走在人生的荒野里了。

2016.12.3.

〖米英〗 La Vanille

*大学生米×咖啡店店主英
*BGM:茶理理-La Vanille
*HB to阿池♡ @†葬♥愛†家族℡®池毓。 先提前祝共勉er十八岁生快!今后还要继续一起痴汉阿米!

文/七月

*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先是在校级篮球联赛上输掉了比赛,现在又遇到了这么一场大雨。

突如其来的一场雨将阿尔弗雷德全身都浇透了,明明刚刚还是晴天结果现在大雨说下就下,即使已经到了伦敦一个月,阿尔弗雷德也无法适应这变化无常的天气。

虽然抱怨并不是一个英雄会做的事,但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他现在只想找一个地方能避一避这该死的雨。

突然,他看到街的尽头有一家咖啡店。

恰逢时机,好像上帝都不愿意让这位充满活力的美/国小伙子挨浇。

哇哦!英雄果然总是充满着好运!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准备走进去。



*
亚瑟在伦/敦的一条巷子里拥有一家咖啡馆。

他喜欢这种安逸的人生,泡茶,和顾客聊聊天,逗逗自己养的那只的猫咪。

亚瑟看着外面的大雨,百无聊赖的晃着手中的勺子。

“今天也是大雨呢。”亚瑟从落地窗往外看着外面只有寥寥几个行人的街自言自语道。

突然,他听到门口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团黑影猛地推开门窜了进来。

虽然作为一个英/国绅士他知道他应该处变不惊,但他不得不承认他被吓了一跳。

缓过神来亚瑟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团“黑影”原来是一个金发的小伙子。他定了定神说道,“下午好,真是没想到这种下雨天还会有人来啊。”

只见那人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柜台上注视着他的眼睛笑着说道,“Hey!伙计你好!外面的雨太大了英雄只好进来避雨了XDD”

趁着他说话的工夫,亚瑟迅速从上至下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人。

耀眼如流动的蜂蜜一样的金发,还有一撮不服帖的头发立在头顶,湛蓝色的双眼仿佛装进了整个星河,一张年轻的脸充满活力与自信。被短袖包裹的手臂强健有力,如果无视他那一身的雨水,一定会有许多女孩子喜欢他,亚瑟这么想到。

当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阿尔弗雷德身边从来不缺少追他的女生,但他从来没有体会到心动的感觉。

当他再抬起头时,发现那个人正微笑着看着他,眨了眨眼开口说道,“所以就是这样啦!”

看着那个人的脸,亚瑟觉得自己的脸在慢慢升温,低声暗骂道,“啊啊我怎么会像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啊!”

“诶……?”

亚瑟回过神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啊……没什么!你刚来伦/敦吧?在伦/敦这种大雨很平常呢。”



*
阿尔弗雷德本来只是想进来躲雨,等雨停了就走,毕竟身为一个典型的美/国男孩,他还是更喜欢M记之类的。

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他看见了美得令人窒息的一幕。

年轻的店主坐在柜台后安静的泡着茶,灯光洒在他沙金色的头发上,泛着柔和的光芒,听到阿尔弗雷德推开门的声音,他猛地抬起头,显然他没有想到这种大雨天还会有客人,但他迅速回过神来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用纯正的伦/敦腔说道,“下午好,真是没想到这种下雨天还会有人来啊。”

在看到那人的那一双如同夏日里的森林的祖母绿的眸子后,阿尔弗雷德愣住了。

生机勃勃的绿色。

绿的恰到好处。

当然还有那龙飞凤舞的眉毛。

只一瞬间,阿尔弗雷德就明白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了。

大概…英雄这是一见钟情了吧?



*
该死的这个人一口纯正的伦/敦腔就像他自己一样甜腻诱人。阿尔弗雷德听着亚瑟的话不禁咽了咽口水。

“啊我才刚来到伦/敦一个月!还是更习惯于以前在纽/约时的天气啊。”阿尔弗雷德摊了摊手,脑袋上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起伏不断晃动。

听他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就能听出来啊,亚瑟暗自腹诽道。

“啊,对了差点忘记自我介绍了,阿尔弗雷德,我的名字。”

“亚瑟·柯克兰。”亚瑟笑着回答道。

话说出口的一瞬间亚瑟自己也愣住了,明明自己平时不是很喜欢和人交流,但今天却毫不犹豫的对阿尔弗雷德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在做什么啊!




“那亚蒂你们这儿有什么吃的吗?一直在运动肚子好像有点饿了XD”阿尔弗雷德揉着肚子露出标志性的笑容说道。

亚瑟在听到“亚蒂”的时候皱了皱眉,揉了揉头发,说道:“是亚瑟不是亚蒂啦!不过我们这里好像只剩下香草蛋糕(Vanille cake)了。”

“没问题哦!英雄我也很想尝尝亚蒂亲手做的蛋糕呢。”阿尔弗雷德笑着说道,湛蓝的眸子闪烁着微光,亚瑟忍不住看愣了。

Galaxy.

在看到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后亚瑟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词。



*
“您的蛋糕(Vanille cake),还请慢用。”

阿尔弗雷德盯着亚瑟骨节分明的手出了神,直到亚瑟把手抬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会过神来笑了笑说道,“谢谢哦,看起来超好吃的样子XD”

阿尔弗雷德望着窗外,脑子里乱的不行,不时的朝柜台里面张望,他的脑海里现在全是亚瑟,这个在朋友的印象里一直是一个有着爽朗个性自称英雄的美/国大男孩第一次怀疑自己一直坚信的英雄主义。

作为英雄的话怎么会这么犹豫不决啊。

终于,阿尔弗雷德的大脑不堪重负,睡倒在那张桌子上。



*
亚瑟盯着阿尔弗雷德,作为一个gay,不得不说阿尔弗雷德满足了对伴侣的所有的要求。

Perfect.

但他知道,在人来人往的伦/敦,这种如同他的来自中/国的老朋友家里的三流言情小说一样相遇每天都在发生,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他们可能还只是在城市的街道一次又一次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今天过后亦是如此。

亚瑟听到了自己微不可闻的叹息声。



*
阿尔弗雷德醒来时天已经黑了,窗外的大雨也早已停了,他“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趴一会儿却睡了这么久。

“一不小心就睡了这么久啊XD”阿尔弗雷德揉着蓬乱的金发吐了吐舌头走到柜台前对亚瑟说道。

“啊没关系的,反正雨也才刚刚停。”

亚瑟才不会承认自己一直在盯着阿尔弗雷德的睡颜。

阿尔弗雷德摸到自己的钱包准备付钱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日后被他认为是最英雄的举动。

他迅速的将手伸出来,对亚瑟说道,“不好意思啦亚蒂,我忘记带钱了,下次一起付好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也许只是想有机会再见到他。



*
第二天一早阿尔弗雷德就起床准备去找亚瑟。

他的双胞胎姐姐艾米丽看到他破天荒的起这么早,倚在门边笑着说道,“哟我亲爱的弟弟你可是这么多年第一次起这么早啊,是急着去拯救世界还是去见哪个小女生?”

听到艾米丽的话,走到门口的阿尔弗雷德回头说道,“英雄当然是去做英雄该做的事情啦★”

看着阿尔弗雷德兴奋的晃啊晃的呆毛,艾米丽故作难过的用手捂住脸哀叹道,“唉……弟弟大了不要姐姐了呀……那么Heroine也要去做女英雄该做的事情了!”说着走回了屋子里继续睡觉。



*
之后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去亚瑟的咖啡店成了每天的必修课,亚瑟对于这个如同大型金毛犬一样的大男孩上课一样的准时的态度由一开始的诧异转为习惯。

他已经习惯每天店里有一只到处乱晃偶尔还能当一当服务生的美/国男孩了。

一场意外的相识变为了每天的日常。

亚瑟觉得自己的感情也在慢慢的发生变化。



*
阿尔弗雷德坐在现在已经专属于他的位置上望着柜台里的亚瑟,看着他脸上在面对所有顾客时,包括他,脸上都会有的,

公式化的笑容。

阿尔弗雷德暗自握了握拳,他想要得到亚瑟发自内心的,专属于他的笑容。

他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
阿尔弗雷德起身走向柜台,比亚瑟高出一头的身高在亚瑟面前撒下一片阴影,单手撑在柜台上,对亚瑟说道,“呐,亚瑟,如果我想要送给喜欢的人甜点的话,你说送什么会比较好呢,?”

喜欢的人?阿尔弗雷德要送甜点给喜欢的人吗?亚瑟在心里暗自想到。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反正他又不会喜欢你!亚瑟摇了摇头将各种奇怪的想法都赶出脑海,抬起头说道,“唔……那要看她是英国人还是美国人了……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喜好嘛。”

在捕捉到亚瑟细微的举动后,阿尔弗雷德眼里闪过一抹

“是英国人呢。”

“那乳脂松糕(Trifle)或者伊顿麦斯(Eton mess)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亚瑟盯着地面盯得出神,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那亚蒂能教我怎么做吗?英雄可不擅长制作甜点这方面啊!”阿尔弗雷德抓住亚瑟的手笑着说道。

“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哦!”

又是那该死的好看的笑容。

“算了,那就教你好了。”



*
又是一个熟悉的下雨天,亚瑟望着窗外望得出神,他又想到了阿尔弗雷德,那个在一个同样的下雨天闯进他的生活的美国人。

自从上次之后阿尔弗雷德已经很久没有来到店里了。

亚瑟摇了摇头,努力那个人赶出自己的脑海。

风铃又响了起来。

亚瑟抬起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以及他标志性的笑容。

“Hey亚蒂早上好!英雄这么久没有来有没想我啊XD”

“你、你来不来是你自己的事,和、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亚瑟回过头去调咖啡,不去看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可是红透的耳根早已出卖了他。

阿尔弗雷德如同一只奸计得逞的狐狸一样露出了笑容。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啊?”亚瑟心不在焉的搅着杯子里的咖啡,盯着那个悬着白沫的漩涡。

阿尔弗雷德不安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故作淡定地将手里的盒子拎起来,指给亚瑟看,“亚、亚瑟,我之前是不是说过要亲手给喜欢的人做甜点啊?”

“对、对啊,所、所以说你送出去了吗?”

强装冷静的声音。

“嗯,我现在就要去把它送给他(he)哦。”

亚瑟的手停顿了一下。

“喏,送给亚瑟的。”

亚瑟抬起头,正好对上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他眼神里有着他无法忽视的爱意。

“诶?”亚瑟有些慌,他从来没有见过阿尔弗雷德的那种眼神。

灼热,仿佛猎人正对着势在必得的猎物。

阿尔弗雷德一直盯着地面,用不停的推眼镜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焦躁与不安。

即使是英雄,在面对自己所爱的人时也会不知所措。

他默默地在心中计算着被面前的这个人拒绝的概率。

一秒,两秒,三秒,
30%,40%,50%,

四秒,五秒,六秒,
60%,70%,80%,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亚瑟的一点举动都会让这个美国男孩的心悬起来。

突然,手中的蛋糕被人一把拿走,他抬起头,看到了亚瑟脸上的笑容。

世界一瞬间变得鲜艳了起来。

他知道,这才是亚瑟真正的,发自内心的,

属于他阿尔弗雷德的笑容。



——End——
2016.11.20.

*阿池池生快mua♡转换文风的失败产物送给阿池真的超惭愧〖哭.找不回自己原来的文风了orz

*其实和茶女神的歌没多大关系,只是觉得意外的合适(。

*日常瞎写。

*还是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

〖米英〗Crazy People

*黑帮boss米×特工英
*摸条短小的鱼练练笔




亚瑟觉得情况不太对劲。



作为M16的王牌特工,特别行动组组长,亚瑟·柯克兰,他这次的任务是带领一支小队协助CIA暗杀全美最大的黑帮的头目——Mr.Hero。


据资料显示,这位“英雄”先生今年应该只有19岁。
他在仅仅18岁的时候就从他父亲手里接下了这个组织。


而且据说这位十九岁的boss手段相当狠辣,不然不可能只一年的时间就令整个组织里无人敢违他的命令。



亚瑟倒是挺想会一会这位19岁的Hero先生。



整栋大楼前几层戒备森严,他们的人手都折在了那几层。

真不愧是全美最大的黑帮……实力果然不容小觑……亚瑟暗暗想到。
他之所以会这么想,是因为他所带领的精英小队现在只剩下他自己了。




按照他们安插在这个组织中的间谍发来的消息,这位“英雄”先生的活动场所应该是在顶层。


不过当亚瑟做好万全准备踏上顶层时,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


亚瑟顿时十分惊讶。


不可能,现在这个情况不太对劲。


一定有埋伏。




亚瑟手里拿着枪沿着走廊小心翼翼的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发现并不像是有埋伏的样子,好像是真的没有人。


难道说他们把所有力量都放到了前几层?


哼,那帮家伙一定是以为没有人能够从他们手下经过吧?果然是小鬼领导的组织,亚瑟这么想着,嘴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轻蔑的笑容。


以防万一,亚瑟从上衣口袋里又掏出了一把格洛克17攥在手里,走向走廊尽头的那间办公室。



来吧,就让我来会会你这位所谓的“Hero”先生吧!




然而他却没有发现早前一天就被他破坏了的监控此时正安静的闪着红光,若有若无的一点红色在这漆黑的走廊里尤为显眼,仿佛在宣告着一个精心准备的计划。




此时,阿尔弗雷德正坐在办公室里,从监视器里目不转睛的盯着亚瑟的一举一动,眼镜后一双钴蓝色的眼睛里暗流涌动。

看到亚瑟正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来,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又推了推架在高挺的鼻梁上的平光镜,嘴角勾起顽劣的弧度。



“A crazy people.”




——TBC or END——




*开个脑洞,应该是不会写下去了_(:з」∠)_
再写下去可能就是监禁play了【bu

*本来想写出那种超级苏的黑米和帅上天又超级自信的英sir……结果人物描写写的像三流言情小说一样……感觉比上一篇差多了orz果然我不适合这种文风【so sad】

*还是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土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