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汪苏泷所说的大好时光,我只想全部浪费在他身上❤

〖米英〗 La Vanille

*大学生米×咖啡店店主英
*BGM:茶理理-La Vanille
*HB to阿池♡ @†葬♥愛†家族℡®池毓。 先提前祝共勉er十八岁生快!今后还要继续一起痴汉阿米!

文/七月

*
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今天真是倒霉透了,先是在校级篮球联赛上输掉了比赛,现在又遇到了这么一场大雨。

突如其来的一场雨将阿尔弗雷德全身都浇透了,明明刚刚还是晴天结果现在大雨说下就下,即使已经到了伦敦一个月,阿尔弗雷德也无法适应这变化无常的天气。

虽然抱怨并不是一个英雄会做的事,但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的心情真是糟糕透了,他现在只想找一个地方能避一避这该死的雨。

突然,他看到街的尽头有一家咖啡店。

恰逢时机,好像上帝都不愿意让这位充满活力的美/国小伙子挨浇。

哇哦!英雄果然总是充满着好运!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准备走进去。



*
亚瑟在伦/敦的一条巷子里拥有一家咖啡馆。

他喜欢这种安逸的人生,泡茶,和顾客聊聊天,逗逗自己养的那只的猫咪。

亚瑟看着外面的大雨,百无聊赖的晃着手中的勺子。

“今天也是大雨呢。”亚瑟从落地窗往外看着外面只有寥寥几个行人的街自言自语道。

突然,他听到门口的风铃突然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一团黑影猛地推开门窜了进来。

虽然作为一个英/国绅士他知道他应该处变不惊,但他不得不承认他被吓了一跳。

缓过神来亚瑟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团“黑影”原来是一个金发的小伙子。他定了定神说道,“下午好,真是没想到这种下雨天还会有人来啊。”

只见那人走到他面前,双手撑在柜台上注视着他的眼睛笑着说道,“Hey!伙计你好!外面的雨太大了英雄只好进来避雨了XDD”

趁着他说话的工夫,亚瑟迅速从上至下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这个人。

耀眼如流动的蜂蜜一样的金发,还有一撮不服帖的头发立在头顶,湛蓝色的双眼仿佛装进了整个星河,一张年轻的脸充满活力与自信。被短袖包裹的手臂强健有力,如果无视他那一身的雨水,一定会有许多女孩子喜欢他,亚瑟这么想到。

当然事实也确实是这样,阿尔弗雷德身边从来不缺少追他的女生,但他从来没有体会到心动的感觉。

当他再抬起头时,发现那个人正微笑着看着他,眨了眨眼开口说道,“所以就是这样啦!”

看着那个人的脸,亚瑟觉得自己的脸在慢慢升温,低声暗骂道,“啊啊我怎么会像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啊!”

“诶……?”

亚瑟回过神来拍了拍自己的脸,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啊……没什么!你刚来伦/敦吧?在伦/敦这种大雨很平常呢。”



*
阿尔弗雷德本来只是想进来躲雨,等雨停了就走,毕竟身为一个典型的美/国男孩,他还是更喜欢M记之类的。

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他看见了美得令人窒息的一幕。

年轻的店主坐在柜台后安静的泡着茶,灯光洒在他沙金色的头发上,泛着柔和的光芒,听到阿尔弗雷德推开门的声音,他猛地抬起头,显然他没有想到这种大雨天还会有客人,但他迅速回过神来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用纯正的伦/敦腔说道,“下午好,真是没想到这种下雨天还会有人来啊。”

在看到那人的那一双如同夏日里的森林的祖母绿的眸子后,阿尔弗雷德愣住了。

生机勃勃的绿色。

绿的恰到好处。

当然还有那龙飞凤舞的眉毛。

只一瞬间,阿尔弗雷德就明白自己已经深陷其中了。

大概…英雄这是一见钟情了吧?



*
该死的这个人一口纯正的伦/敦腔就像他自己一样甜腻诱人。阿尔弗雷德听着亚瑟的话不禁咽了咽口水。

“啊我才刚来到伦/敦一个月!还是更习惯于以前在纽/约时的天气啊。”阿尔弗雷德摊了摊手,脑袋上的呆毛随着他的动作起伏不断晃动。

听他一口纯正的美/式英语就能听出来啊,亚瑟暗自腹诽道。

“啊,对了差点忘记自我介绍了,阿尔弗雷德,我的名字。”

“亚瑟·柯克兰。”亚瑟笑着回答道。

话说出口的一瞬间亚瑟自己也愣住了,明明自己平时不是很喜欢和人交流,但今天却毫不犹豫的对阿尔弗雷德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在做什么啊!




“那亚蒂你们这儿有什么吃的吗?一直在运动肚子好像有点饿了XD”阿尔弗雷德揉着肚子露出标志性的笑容说道。

亚瑟在听到“亚蒂”的时候皱了皱眉,揉了揉头发,说道:“是亚瑟不是亚蒂啦!不过我们这里好像只剩下香草蛋糕(Vanille cake)了。”

“没问题哦!英雄我也很想尝尝亚蒂亲手做的蛋糕呢。”阿尔弗雷德笑着说道,湛蓝的眸子闪烁着微光,亚瑟忍不住看愣了。

Galaxy.

在看到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后亚瑟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词。



*
“您的蛋糕(Vanille cake),还请慢用。”

阿尔弗雷德盯着亚瑟骨节分明的手出了神,直到亚瑟把手抬起来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才会过神来笑了笑说道,“谢谢哦,看起来超好吃的样子XD”

阿尔弗雷德望着窗外,脑子里乱的不行,不时的朝柜台里面张望,他的脑海里现在全是亚瑟,这个在朋友的印象里一直是一个有着爽朗个性自称英雄的美/国大男孩第一次怀疑自己一直坚信的英雄主义。

作为英雄的话怎么会这么犹豫不决啊。

终于,阿尔弗雷德的大脑不堪重负,睡倒在那张桌子上。



*
亚瑟盯着阿尔弗雷德,作为一个gay,不得不说阿尔弗雷德满足了对伴侣的所有的要求。

Perfect.

但他知道,在人来人往的伦/敦,这种如同他的来自中/国的老朋友家里的三流言情小说一样相遇每天都在发生,如果不是这次意外,他们可能还只是在城市的街道一次又一次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今天过后亦是如此。

亚瑟听到了自己微不可闻的叹息声。



*
阿尔弗雷德醒来时天已经黑了,窗外的大雨也早已停了,他“蹭”的一下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想趴一会儿却睡了这么久。

“一不小心就睡了这么久啊XD”阿尔弗雷德揉着蓬乱的金发吐了吐舌头走到柜台前对亚瑟说道。

“啊没关系的,反正雨也才刚刚停。”

亚瑟才不会承认自己一直在盯着阿尔弗雷德的睡颜。

阿尔弗雷德摸到自己的钱包准备付钱的时候,他做了一个日后被他认为是最英雄的举动。

他迅速的将手伸出来,对亚瑟说道,“不好意思啦亚蒂,我忘记带钱了,下次一起付好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

也许只是想有机会再见到他。



*
第二天一早阿尔弗雷德就起床准备去找亚瑟。

他的双胞胎姐姐艾米丽看到他破天荒的起这么早,倚在门边笑着说道,“哟我亲爱的弟弟你可是这么多年第一次起这么早啊,是急着去拯救世界还是去见哪个小女生?”

听到艾米丽的话,走到门口的阿尔弗雷德回头说道,“英雄当然是去做英雄该做的事情啦★”

看着阿尔弗雷德兴奋的晃啊晃的呆毛,艾米丽故作难过的用手捂住脸哀叹道,“唉……弟弟大了不要姐姐了呀……那么Heroine也要去做女英雄该做的事情了!”说着走回了屋子里继续睡觉。



*
之后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去亚瑟的咖啡店成了每天的必修课,亚瑟对于这个如同大型金毛犬一样的大男孩上课一样的准时的态度由一开始的诧异转为习惯。

他已经习惯每天店里有一只到处乱晃偶尔还能当一当服务生的美/国男孩了。

一场意外的相识变为了每天的日常。

亚瑟觉得自己的感情也在慢慢的发生变化。



*
阿尔弗雷德坐在现在已经专属于他的位置上望着柜台里的亚瑟,看着他脸上在面对所有顾客时,包括他,脸上都会有的,

公式化的笑容。

阿尔弗雷德暗自握了握拳,他想要得到亚瑟发自内心的,专属于他的笑容。

他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
阿尔弗雷德起身走向柜台,比亚瑟高出一头的身高在亚瑟面前撒下一片阴影,单手撑在柜台上,对亚瑟说道,“呐,亚瑟,如果我想要送给喜欢的人甜点的话,你说送什么会比较好呢,?”

喜欢的人?阿尔弗雷德要送甜点给喜欢的人吗?亚瑟在心里暗自想到。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反正他又不会喜欢你!亚瑟摇了摇头将各种奇怪的想法都赶出脑海,抬起头说道,“唔……那要看她是英国人还是美国人了……毕竟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喜好嘛。”

在捕捉到亚瑟细微的举动后,阿尔弗雷德眼里闪过一抹

“是英国人呢。”

“那乳脂松糕(Trifle)或者伊顿麦斯(Eton mess)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亚瑟盯着地面盯得出神,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那亚蒂能教我怎么做吗?英雄可不擅长制作甜点这方面啊!”阿尔弗雷德抓住亚瑟的手笑着说道。

“反对意见一律不予接受哦!”

又是那该死的好看的笑容。

“算了,那就教你好了。”



*
又是一个熟悉的下雨天,亚瑟望着窗外望得出神,他又想到了阿尔弗雷德,那个在一个同样的下雨天闯进他的生活的美国人。

自从上次之后阿尔弗雷德已经很久没有来到店里了。

亚瑟摇了摇头,努力那个人赶出自己的脑海。

风铃又响了起来。

亚瑟抬起头,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以及他标志性的笑容。

“Hey亚蒂早上好!英雄这么久没有来有没想我啊XD”

“你、你来不来是你自己的事,和、和我有什么关系啊。”亚瑟回过头去调咖啡,不去看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可是红透的耳根早已出卖了他。

阿尔弗雷德如同一只奸计得逞的狐狸一样露出了笑容。

“那你今天来干什么啊?”亚瑟心不在焉的搅着杯子里的咖啡,盯着那个悬着白沫的漩涡。

阿尔弗雷德不安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故作淡定地将手里的盒子拎起来,指给亚瑟看,“亚、亚瑟,我之前是不是说过要亲手给喜欢的人做甜点啊?”

“对、对啊,所、所以说你送出去了吗?”

强装冷静的声音。

“嗯,我现在就要去把它送给他(he)哦。”

亚瑟的手停顿了一下。

“喏,送给亚瑟的。”

亚瑟抬起头,正好对上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他眼神里有着他无法忽视的爱意。

“诶?”亚瑟有些慌,他从来没有见过阿尔弗雷德的那种眼神。

灼热,仿佛猎人正对着势在必得的猎物。

阿尔弗雷德一直盯着地面,用不停的推眼镜来掩饰自己内心的焦躁与不安。

即使是英雄,在面对自己所爱的人时也会不知所措。

他默默地在心中计算着被面前的这个人拒绝的概率。

一秒,两秒,三秒,
30%,40%,50%,

四秒,五秒,六秒,
60%,70%,80%,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亚瑟的一点举动都会让这个美国男孩的心悬起来。

突然,手中的蛋糕被人一把拿走,他抬起头,看到了亚瑟脸上的笑容。

世界一瞬间变得鲜艳了起来。

他知道,这才是亚瑟真正的,发自内心的,

属于他阿尔弗雷德的笑容。



——End——
2016.11.20.

*阿池池生快mua♡转换文风的失败产物送给阿池真的超惭愧〖哭.找不回自己原来的文风了orz

*其实和茶女神的歌没多大关系,只是觉得意外的合适(。

*日常瞎写。

*还是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