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北.

Just For PINKRAY🍓

捕🌙🐑🌙only.
ALL岳爱好者.

“这个不公平的、糟糕的世界,咱们走着瞧.”

【洋岳】我相信先一见钟情再日久生情

*现实向小甜饼 一发完

*快两年没写过同人了瞎写一下复个健👌

*哥哥生日之前应该都碰不到手机了就当做是给哥哥的生贺吧❤

情话太多,说出口的却只有
“我爱你,愿你前程似锦,光芒万丈。”

***

“成名以后对你们最大的困扰是什么?”

李振洋听到这个问题之后愣了一下。

成名以后的他们有了更多的粉丝,更大的舞台。

他们有了许多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李振洋觉得他还是更怀念还没有成名的时候。

或者说,更早一点。

只有他和岳明辉的时候。

***

李振洋刚来到坤音的时候是个初夏。

北京的初夏永远都是那么闷热,伴随着响彻整条街道的聒噪的蝉鸣,李振洋觉得可能还没等走到公司,他就会先死在这条路上。

他抬头看了一眼前面不远处的一栋大楼,有打开手机确认了一下地址,边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还没到门口的时候,李振洋就看见大门口的树荫里站着个人,等他走近了那人笑着冲他挥了挥手,两只眼睛弯成了好看的弧度。

有星星点点的阳光从树叶的罅隙间倾泻下来洒在那人毛茸茸的发丝上,两颗小虎牙在阳光下明晃晃的。

直直地晃进了李振样的心里。

“你就是秦姐说的那个新来的练习生吧,我是在你之前来的练习生,我叫岳明辉,秦姐怕你找不着地儿让我下来接一下你,顺便认识一下。”岳明辉一开口便是好听的京腔儿,眼睛亮亮的,笑着看着李振洋。

岳明辉的眼睛不算那种特别大的,但李振洋总觉得他眼睛里有光,说话的时候两颗尖尖的小虎牙露在外面,像只软软的小奶猫,睫毛呼扇呼扇的像小猫的爪子一样轻轻的挠着李振洋的心。

李振洋愣了一下,各种言情小说狗血电视剧的情节一齐涌入脑海。

完了。

我这怕不就是一见钟情了吧。

***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两个人熟络了以后,李振洋开始觉得自己那天的什么一见钟情可能是自己被热疯了才会有的想法。

什么世界前一百大学回来的硕士生,还不是生活不能自理,一天天的又爱耍赖又不讲理,那有个哥哥样儿。

李振洋看着被岳明辉造的不像样的屋子,顿时就有一种想今天晚上就把岳明辉从床上踹下去的冲动。

那时公司里还只有他们两个练习生,住在后来被他们戏称为“贫民窟”的京旺家园,两个人挤在一张床上,岳明辉又是个睡觉不老实的主儿,天天不是把被子枕头踹到地上,就是没事儿大半夜给李振洋一脚。

那时候李振洋刚帮着岳明辉成功减肥,减肥的那段时间里,岳明辉天天一回来就往床上一瘫,抱着被子冲李振洋喊:“洋洋我觉得你根本就不是来帮你哥哥减肥的,你就是要弄死你哥哥啊!”

岳明辉说这话的时候露着小虎牙,看起来还挺凶,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李振洋发现岳明辉根本就是个爱炸毛的兔子,其实脾气好的不行,尤其是这话一经岳明辉口说出,在李振洋听来竟有一些撒娇的意味。

刚减完肥的岳明辉没法儿穿自己的衣服,一天天就围着李振洋的衣柜转悠,穿着李振洋的衣服满公司晃,明明李振洋穿着正好的衣服,到了岳明辉身上倒有了oversize的感觉,宽大的衣服更加显得岳明辉整个人小小的一只。

其实那段时间的训练真的非常累,也无需太多额外的减肥,岳明辉那段时间里就瘦的很快。

但他从没想过放弃,也从没后悔过。

连一句抱怨也没有过。

有时晚上他们两个躺在床上,岳明辉也会问李振洋:“洋洋,你说咱们这条练习生的道路要是没有尽头怎么办啊。”

可还没等李振洋开口,岳明辉就又笑了。

“不过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我就不会后悔啊。”

月光从窗外洒进来,李振洋就那么看着岳明辉那张好看的脸,他想从岳明辉的眼睛里读出些什么。

他想真正读懂这个人。

从那时他就知道,他会把这个人永远放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哎洋洋!”

李振洋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笑得开心的岳明辉,看着他宽大的衣服里若隐若现的纤细的腰线,看着这只单薄的,小小的兔子,他突然有了一种想抱抱他的冲动。

想吻他的嘴,他的锁骨,想抚摸他的腰身。

想抱抱他。

看似软软的小兔子其实非常坚强。

可李振洋觉得他怎么这么心疼这只小兔子。

***

后来卜凡和灵超来到了公司。

这两个弟弟一来公司就比原来热闹了很多,而成为队长的岳明辉,自然担起了妈妈的职责,巨蟹座本性爆发,天天对灵超宝宝长宝宝短的,“宝宝把那个给妈妈拿一下”“宝宝,你要吃这个吗”,整个儿一母性泛滥。

卜凡因为压腿被疼哭的时候岳明辉赶紧跑过去安慰,完全不管旁边也疼的一瘸一拐的李振洋。

李振洋委屈地眼泪都快下来了,心想,老岳你这个人也太双标了,好歹我也是个弟弟呀,你当初对我还没现在对这俩小孩儿一半好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李振洋傲娇的小脾气上来了,转过身背对着岳明辉不搭理他。

岳明辉看出了李振洋的不对劲,轻轻的戳了戳李振洋。

“怎么了洋洋?谁惹你不高兴了?”

李振洋被他这么一说更委屈了,心想还不是被你这个老岳害的,但李振洋毕竟是个傲娇的猫系boy,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委屈给憋了回去,来了句“没事儿”。

又过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转过身来,义正言辞地对岳明辉说:“哎老岳,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双标呢?当初我刚来的时候你天天就知道怼我欺负我,你瞅瞅你现在对他俩你怎么就那么好呢!”

岳明辉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敢情儿就这事儿啊,人家俩弟弟刚来,都还小,我这当哥哥的不得帮着点儿吗,再说了你个23的人了,就让着点儿呗。”

李振洋看着岳明辉,一句话也没说,只是伸出手去揉了揉岳明辉的头发。

“哎洋洋你别——”

李振洋凑了过去吻了吻岳明辉的额头。

可是我不想让,一点儿也不想让。

你的一点一滴的温柔我都想让它只属于我。

“晚安,老岳。”

晚安,我爱你。

***

在大厂的时候李振洋和岳明辉在一起呆着的时候其实根本没有多少。

况且这两个人一个人管一个弟弟,平时也都各自分别训练练习,又不在一个寝室里,每天也就吃饭和晚上串寝的时候能待在一起。

刚到大厂之后挺长一段时间里李振洋都没睡好过觉。

身边突然少了一个岳明辉,李振洋怎么都睡不安稳。

后来两个人终于在一个小组了,可谁都没想到最后岳明辉会因为腰伤被投出去。

“洋哥你别拦着我,我就是要去看看到底是谁把岳岳妈妈投出去的!”灵超说这话的时候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难过的不行。

李振洋只是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沉默,无尽的沉默。

他们两个离开大厂的那天岳明辉一直是笑着的,边笑还边忙着安慰边儿上那帮哭的不像样儿的小孩儿。

“我和你洋哥就先走啦,你们在里边儿继续努力呀,都照顾好自己,哎对了凡子你多看着点儿小弟,别让他吃起糖来就没完,到时候牙都吃坏了。”

“加油啊你们两个。”

“记着,咱坤音男孩儿永不认输。”

岳明辉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亮的,笑的贼开心。

但李振洋能看出他眼底的不舍与难过,他只是不想让弟弟们担心。

李振洋特别想说,老岳,我是不是终于能够读懂你了?

可他难受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

到家之后岳明辉就把整个人都瘫在了床上。

“好久没回来啦。”岳明辉躺在床上笑着说道。

“哎对了刚才于帅说秦姐问咱俩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洋洋你想去哪儿玩儿啊?

李振洋只是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

岳明辉坐了起来,认真的看着李振洋。

“没事啊洋洋,你真的已经做的够好了,一场比赛真的代表不了什么,你就是最好的你,咱不——”

“老岳,你要是难受想哭你就哭,真的。”李振洋开口打断了岳明辉。

岳明辉愣在原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李振洋会这么说。

“啊?不是我没——”

“哥,我能看得出来。”

屋子里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两个人沉默的对视着。

岳明辉把头埋进了被子里,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

“没事儿洋洋,真的,我真的没事儿,你哥哥我没那么脆弱,其实我对自己的表现还算满意,只不过还是比别人差就是了。”

“难过是肯定的,遗憾也当然会有,但我之前也说过,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那我就没想过放弃。”

“既然都已经这样儿了,那以一种新的态度重新开始又何尝不是最好的选择。”

岳明辉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听起来有点儿瓮声瓮气的,但李振洋知道岳明辉没有哭,这只小兔子永远都只把自己最坚强的一面展现出来。

“老岳。”

“嗯?”

“你过来一下。”

岳明辉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了下来,走到李振洋面前。

李振洋站了起来,伸出手紧紧抱住了岳明辉。

“洋——”

“嘘,你先别说话。”

“我喜欢你呀,老岳,这是我喜欢你的第二年啦。”李振洋把头埋进岳明辉的颈窝处轻声说道。

“我希望我面前的你是一个完全真实的岳明辉。”

“在我面前你可以卸下你的那些故作坚强,真的。”

“你的好,你的坏,你的温柔,你的可爱,你的小脾气,你的一切的一切,我希望在我面前你都能够真实的展现出来。”

其实话一出口李振洋就后悔了,他害怕岳明辉会因此讨厌他。

起码原来他还能和岳明辉搂搂抱抱撒个娇什么的,现在好了,估计岳明辉以后都得躲着他。

正当李振洋胡思乱想委屈巴巴的时候,岳明辉伸出手勾住了李振洋的脖子。

李振洋惊讶的看着岳明辉。

“嘘。”岳明辉露着两颗小虎牙笑着看着他,眼眶红红的,像是真正的小兔子。

岳明辉轻轻踮起脚,吻上了李振洋的嘴。

“谢谢你,洋洋。”

“我爱你。”

***

后来他们两个一起去了泰国玩了几天。

没有了镜头镁光灯和无数目光的凝视,他们觉得好像又回到了最初最真实的那个自己。

他们在泰国的夜市手牵手去买夜宵。

他们在曼谷无人的街头拥吻。

他们在酒店的床上相拥而眠。

李振洋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岳明辉的。

可能是那天树荫下的一见钟情。

也可能是后来于点点滴滴中的日久生情。

他知道他和岳明辉不一样,他有时会后悔自己做出的一些选择。

可走上这条练习生的道路,遇到岳明辉,喜欢上岳明辉,这两年来的一切,他从未后悔过。

***

李振洋回过神来,想起来还在采访录制当中,赶紧调整好状态坐好。

“哎洋哥你刚才想什么呢?我看你一直在那儿笑,主持人刚才差点儿cue到你。”灵超悄悄的凑过来问道。

“没事儿,就是突然想起来点儿关于老岳的。”

李振洋看了看那边笑的正开心的岳明辉,突然想到了之前采访时被问到的一个问题。

“你相信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

我啊,相信一见钟情,再日久生情。

Fin.

愿你们都能去到有彼此的前程似锦。

评论(8)

热度(153)